wancy

带错了龙肿么破?

微信推送春之歌里的长图里,荒酱的龙颜色偏深了,乍一看跟小风神的黑龙好像啊2333(双龙滤镜已上线),于是就有了个脑洞:要是双龙组带错了龙可怎么办呀哈哈哈

基友:emmmm,你的真爱其实是龙吧?

我:??我不是我没有


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衍生物,双龙组小甜饼,游戏背景,私设如山ooc是必然的

OK的话就走起~



正文


   当冬日柔和的阳光晒到脸上,荒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身边的小风神更是睡成暖呼呼的一团,心满意足地把人搂紧怀里,荒不由暗暗感慨冬天赖床果然是人生追求的极致啊。。。

   可惜,如果有个又非又肝的阿爸时,赖床就是不存在的了。

   门外传来萤草砰砰的砸门声和辉夜细弱的劝说声,成功唤起了荒的回忆,今天他好像要跟阿爸去揍蛇,连连要跟神乐去御灵塔?

   门外的萤草终于失去了耐心:“荒大人!你们再不起床我就放神乐来偷拍你们!”一想到每次他们在一起神乐总会露出的诡异痴汉脸,荒就是一个激灵,只能把怀里的小风神摇醒,飞快地起床。

   一目连还是带着几分迷糊,翠绿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水汽,惹得荒刚帮他穿好衣服又忍不住亲了一口。熟悉的窒息感总算让一目连清醒了点,坚定地拒绝了荒接下来的服务。

   荒只得遗憾地亲亲他的角,啧,都怪愚蠢的阴阳师。欲求不满的荒大爷转身黑着脸捡玩具。

   身后,一目连则是小脸红扑扑地飞速打理好了自己,冲到隔壁的龙窝里拽起一条龙就跑,脚底抹油拉着辉夜姬就溜到神乐那去了。

   被残忍抛弃的荒大爷只能黑着脸,心里把扰人好事的八歧大蛇下了油锅。(大蛇:???)


   御灵塔内

   辉夜姬有些好奇地看了看一目连背后的风龙,总觉得。。。风龙有哪里不太一样,冬天太阳少养白了么?

   白龙则顶着小仙女的目光,偷偷把额头的风符摆正,表面镇定自若,其实早就僵硬成了一条假龙。没错,这条又红又白的龙,正是社会我荒哥的那只,两条龙睡着一个窝,睡觉的时候又卷成一团,加上一目连跑得太快,可就一不小心带错了么。

   龙表示我也很无辜,好好的打盹呢突然被拽了出去,习惯性趴主人肩膀上补个眠,一睁开眼睛就发现海拔不对了,我也很绝望啊。等会开战了。。。怎么开盾啊啊啊!

   

   御魂塔内

   风龙抱着那个红扑扑的大月亮,正玩得兴起,就听到荒在召唤他,风龙屁颠屁颠地蹭到荒的肩膀上,晃着脑袋尽情享受“一览众人小”的快感,就被荒一句话给吓懵了:“辣鸡阴阳师说给八火,走,砸死大蛇全家。”

   纳尼?大佬你这么凶的么?我开盾开久了干不来杀人越货的事啊啊啊啊!

   爪子里的月亮吧唧一下掉了,面对荒略带疑惑的眼神,风龙哆哆嗦嗦地把月亮捡起来,哆哆嗦嗦地解释:“天冷,没拿稳0.0”



   结果。。。自然是男默女泪。

   晴明一脸血地倒在地上,拽着荒的衣角嚎得撕心裂肺:“大爷你给我一个解释!我明明看到你触发针女了你不要骗我!”

   荒难得地沉默了一下,伸手把背后挂在衣服上瑟瑟发抖的蠢龙拽了出来。风龙努力扯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,恭恭敬敬地把红月亮递给了荒,“呜,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-o-”

   荒看着风龙乖乖的样子,暗叹一声真是龙似主人形,倒也不忍责备,踹了踹脚底下的晴明:“喂,先别打了,去御灵塔换个龙。”

 

   神乐这边也是状况全出,先是一目连的盾比纸还薄让大家后颈一凉,再是他金光闪闪的普攻亮瞎了在场所有输出的狗眼。一目连再迟钝也察觉到不对了,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技能和御魂,都没毛病,那只剩下。。。一目连转了转脖子,看向背后的龙。

   白龙无辜望天,一目连对着它白白的鳞片沉默了一秒,伸手摘了它额头的风符。白龙眼看没法再装瞎了,只好亲亲热热地凑过去:“一目连大人,荒大人可担心您了,您要是受什么伤他得多心疼,我这不是想帮忙保护您嘛。”

   小风神小脸一红:“真的?”白龙一看有门,趴在一目连肩上就要趁热打铁,却被人一把抓住尾巴拎了起来。还没来得及发怒,白龙转过头就看到了荒阴森森的一张脸。

   白龙:……凉了

   

   荒简单粗暴地把两条惹事的龙都扔给了一旁的晴明,自己搂着小风神的肩膀走到一边。

   一目连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:“荒你怎么来了?我好像惹麻烦了0.0”

   荒:“没事,离得不远。你呢,是不是受伤了?”

   一目连不由想到刚刚白龙卖乖的话,仰起头问:“荒很担心我受伤么?”荒磨了磨牙:“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。”

   没想到小风神却“噗”地一声笑开,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:“好哒,风神大人收到你的心愿了!”



END


   后续:

   晴明:嗨呀好气,御魂翻车还要被强行塞狗粮。这两条龙几个意思,怎么又联手欺负我的蓝龙???


好友式神协战确实是很好的功能啦,安利一把~

另外我觉得我下辈子也过不了鸟9了,放飞自我吧哈哈哈哈

涉及cp大概是博晴、酒茨、双龙,单个tag不打。祝食用愉快~

我是玩天谕的时候被朋友拉进阴阳师的坑里的,她A了我还在,现在我决定回天谕开红打死她o(︶︿︶)o

并且告诉她,再敢跟我提阴阳师野外屠到你叫爸爸  ̄_, ̄ 



大晚上看书的时候,顺手刷个微博就刷出鬼了,唯一一句mmp送给策划。

心态炸得完全看不进东西,我选择回来怼个痛快:)

云间飞羽(2)

(1)戳我

狗子新皮什么时候才出啊,等得略捉急嗷

狗子新皮肤云间飞羽梗,主cp狗崽,双龙组打酱油,ooc慎~


正文:

春光正好的时节,哪里还能有比樱花林这种地方更适合踏青(约会)呢。

妖狐自认为他这么风雅的妖怪,不仅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妖,还得是对低级趣味能屈能伸的妖。。。最后,他把大天狗带去了樱花林╮(╯▽╰)╭

妖狐一路兴致勃勃地拉着大天狗去看他的梦中情树——林中最大的那棵樱花树——那可是“不逊于小姐姐的美貌”。

大天狗还在为早晨被调戏的事耿耿于怀,闻言冷笑一声不与他计较。



等到了地方,妖狐一双大耳朵就耷拉下来了,原因很简单,有人捷足先登了。

樱花树一看就有数十年的年纪了,树干粗壮,枝桠茂密郁郁葱葱,片片樱花在微风中摇曳,确实是极美丽的景致——要是没有那条卷在树枝上的粉龙就更完美了。

粉色长发的神明靠着樱花树一动不动,从大天狗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的膝盖上还卧这一个高大的男人,很是惬意的姿势,漆黑的长发铺满了一目连的膝盖,闹得一目连总是伸手去编他的头发。

似乎是注意到了他们,一目连抬头冲着妖狐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妖狐连忙回了一张笑脸,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,飞快地拉着大天狗走人。



妖狐刚转过身,一目连刚要为膝上的人拿掉头发上的花瓣,懒得像没骨头的黑发男人就睁开了眼睛,一声不吭地盯着尽在咫尺的风神。

一目连默默地解开了给他刚编的小麻花辫,装作无事发生,温声问:“怎么了,荒?”

荒想了想,决定打直球:“我不喜欢你对着别人那么笑,尤其是对着一只狐狸。”

(妖狐os:你说话小心点!咱这有4种狐狸你知不知道!)

一目连很无奈:“妖狐与我认识很久了,是个不错的人。”

刚刚还躺着的人突然直起身,大片的阴影立即盖下来,一目连不由想要后退。。。凑得太近了。

“呜”一目连抓住某人突然伸进衣襟里的爪子。荒也不介意,凑在他的耳边低低地笑:“阿连,你最近是不是有点太忽视我了?”

“怎、怎么可能。”一天到晚都腻歪着,这要是算忽视那得怎么才算重视啊。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野外拉灯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大天狗跟着妖狐走了一会,还是问出了口:“刚刚那是一目连和荒?他们?”

“恩对啊”妖狐回过头,一脸了然,“他们确实是恋人,寮里都清楚。”

大天狗反而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:“吾以为,你如此迷恋小姐姐,应该对男性。。。”

妖狐楞了一下,随后“噗”地一声笑开:“大人,小生可是只狐狸啊,爱慕美色迷恋容貌才是妖狐的本性,至于性别这种东西嘛。。。”妖狐边说边摇着扇子凑近大天狗的脸,“大人难不成觉得,小生有哪里不如女性好看么?”

眼前的妖狐简直像一只开屏的孔雀,笑容妖孽容色极盛,确实端得一副好样貌。

大天狗刚想把这只胆敢在他跟前放浪的狐狸一扇子拍开,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反应过来:“你早知道了对么?吾乃男人的事你恐怕早看出来了,竟然戏弄于吾?”

上扬的尾音里蕴满了即将到来的风暴,大天狗简直难以置信自己一世英明竟然被一只狐狸耍得团团转!

妖狐嘴角的弧度保持不住了:“阿爸在上哟,你好好的为啥要说出来打破小生的幻想?小生真想来两突。。。”

或许终于意识到了危险,妖狐叹了口气,语气糟糕,“得了吧,小生可没想耍你,小生好不容易看到个特别合胃口的小姐姐,居然是个古板老男人,难不成连骗骗自己都不让么。”

 “古板老男人”面无表情地矗在那里,觉得跟这么个死都要看脸的玩意儿较劲真是浪费感情。


TBC

还愿周年庆~抽完3只ssr想再给连连抽个荒就完全不行了。。。然鹅不要虚,面包会有的老攻也会有的!

人物太多懒得打tag了,只打主要的

一共11张,最后一张塞不下了,我试着拉个链接嗷

http://wancy424.lofter.com/post/1e938611_114a941e

43级菜鸡我在22章最后一回合卡了大半个月,兔子鸟姐辉夜实在打不过去,就去给蝠翼小小黑换了套针女,最后儿砸被酒吞砸得剩个血皮就发疯了2333。
本菜鸡给个建议,当有什么打不过去时,放小小黑碰瓷吧哇哈哈哈哈
自从给吸血姬换了衣服就只有50皮肤券。。。但是没关系的!阿妈可以去主角皮肤那里搞400皮肤券啊!儿砸么么哒😍

迟来的六一猫大爷们(完结篇)

前文戳我

我终于把这个脑洞补上了😂二发完
cp预警:狗崽酒茨双龙  ooc慎
一个看起来很有道理的猫化梗,但还是有好多bug我也没办法😰



4
神乐带着金鱼姬进来的时候,八百比丘尼屋里的软垫已经增加到了三个。
荒喵还在为姑姑粗暴的运送方式而感到愤怒,支着短短的前腿正襟危坐,向屋里的阴阳师表达不满。一目连喵应该是最乖的一只了,正用软软的小爪垫帮荒梳理着那身蓝色长毛。
“神乐?你怎么来了?”八百比丘尼有些意外。
神乐看起来也很苦恼:“我和金鱼姬养的金鱼都有些不对劲,想来问问你们是不是有办法。”
“金鱼?”原本蹲在墙角一身阴暗的晴明也抬起头来。

最后还是惠比寿老爷爷的金鱼告诉了他们答案。
那两只红色的小金鱼在外面贪玩,不巧碰上了九命猫,捕食的本能加上与晴明的宿怨,他们两个很是吃了些苦头,回到寮里就瑟瑟发抖,大金鱼怎么安慰都没用。

“九命猫?猫啊……”晴明用扇子轻敲掌心,脑子里有什么一划而过。
众人来到金鱼们住的地方时,八百比丘尼立刻变了脸色:“哦呀呀,这面幻化镜怎么会在这里?”
巫女走上前捡起走廊边的一面镜子,小心地用白布盖住镜面:“晴明大人,这是幻化镜,我想它应该是吸收了两只金鱼对猫的恐惧,把所有照过它的式神都变成猫了。”


5
晴明黑着脸拉开门,气势汹汹地对着屋里六只猫大爷发问:“你们,是不是在后厨房旁边的走廊照过一面镜子?”
六只猫都懵逼了。
一目连第一个举爪:“我昨天晚上去后厨房做了些点心给荒,确实看到那里有面镜子,本来还想问问是谁遗失的喵。”
看着一目连有些内疚的眼神,荒别扭地舔了他一口作为安慰。

难为荒用两只小短腿也硬生生坐出了一股霸道总裁范:“我去找阿连的时候看到过。”
“还照过?”晴明一针见血。
一目连突然觉得身边的荒突然体温升高了,荒一脸傲气地昂起脖子:“人类何其愚蠢啊喵,这就是为什么平安京第一超模是我而不是你的原因喵~”
呵呵,找一目连之前都这么在意形象,大爷你累不累啊。晴明表示,行,你最高你说了算。


6
接下来交代案情的是一生放荡不羁爱搞事的妖狐。
“阿爸,实不相瞒,那面镜子是小生搞来的。不不不阿爸你冷静点!小生难道不是你最爱的崽崽了么??!!”
晴明深呼吸,压下把手里的妖狐喵打死的冲动:“继续交代。”
“喵~阿爸不气喵,小生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。狗子每天晚上都欺负人欺负得特别狠,小生听说幻化镜能让照到它的人变成想要的样子……就……就觉得……”
晴明面沉如水:“我觉得我大概不想知道你想把狗子变成什么样了。”
“喵嘿嘿嘿~”妖狐卖萌地蹭了蹭晴明的掌心。妖狐是六只里适应的最好的了,虽然从犬科变成了猫科,但耳朵尾巴皮毛一个不缺,卖萌什么的不要太拿手。
但等妖狐被晴明放回软垫上时,他就明白命运这个磨人的小妖精,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只作死的狐狸……
大天狗优雅地伸爪摁住了妖狐的猫尾巴,难得温柔地舔了舔妖狐的毛嘴巴:“汝想把吾变成什么样子?嗯?说啊。”
妖狐瑟瑟发抖,狗子黑化了肿么破:;(0´﹏`0)

7
晴明一脸困扰:“幻化镜被狗子扔出了房间,又是怎么跑到后厨房去的呢?”
茨木跳了出来:“是我是我!”
众人侧目:这孩子傻么?有什么可高兴的啊……没看到晴明都快气疯了么。
茨木努力用后腿支撑住身体,挺起软乎乎的胸膛:“挚友作为天下鬼族的领袖,容貌那是balabalabala,但他却对自己的英武毫无概念,我只是带了面镜子给挚友,让他好看看自己出众的容貌是多么balabala……”
酒吞终于松开了他的葫芦,后脚踹在茨木的屁股上:“蠢货!闭嘴!”
滚了两圈啪叽一声贴在地上的茨木:“哦不愧是挚友!就算是作为一只猫也是那么有力balabala……”
晴明:很早以前我就想说了,每天玩这么羞耻play,你们ssr的节操都喂犬神了么?


8
看护着金鱼的神乐看着晴明去而复返:“晴明,怎么样?”
“咳,已经证实了他们都照过镜子,现在安抚好金鱼能让他们恢复么?”
巫女很靠谱地点点头:“用凤凰驱散它们的恐惧就可以了。”
“那可真是太好了……”银发的阴阳师看着天边即将落下的夕阳,为苦逼的一天深深叹了口气。儿子们中二期,老父操碎心啊😥


END

迟来的六一猫大爷们

全员喵化梗
cp预警:狗崽 双龙 酒茨
设定猫化后仍然会保留一定特征

1
露水未干的清晨,妖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不自觉地蹭了蹭枕边的大妖怪。
啊……好困啊,妖狐努力把自己卷成一个团,抱着尾巴打算再睡个回笼觉。等等……尾巴的触感,好像有哪里不对……
妖狐的一声惊叫,彻底拉开了寮里鸡飞狗跳的一天的序幕。

大天狗是被吓醒的,他不明所以地看着身边那只炸毛了吧银紫色小猫,嘴里还发出妖狐的嗓音:“小生的尾巴!为什么突然缩水了!!狗老天你还小生的大尾巴!!!”
虽然很懵逼,但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大妖怪,大天狗还是尽责安慰自己的伴侣:“别急喵,我们去找晴明吧喵。”
…………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2
于是,晴明起床后的第一眼,就看到让他崩溃的景象。
寮里的颜值担当狐崽,正抱着自己细长的猫尾巴笑成一朵绚丽的傻逼:“哈哈哈大天狗你是要笑死小生么?带翅膀的猫?你是吸血猫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旁边一身漆黑,端坐在垫子上青筋直跳的喵看来就是大儿子狗子了。
晴明绝望地拎起打滚的银紫色小猫,刚刚还日天日地的妖狐瞬间老实了。
“阿爸,亲爸,别拎后颈肉,小生不能动了喵~”
晴明沉默着跟蓝眼睛突然闪闪发亮的黑猫对视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放弃治疗地把妖狐放在了大天狗的垫子上。
从不记仇一般当场就把仇给报了的大天狗,准确的叼住了妖狐的后颈肉,很快就跑得没影了。

晴明叹了口气,打算去找八百比丘尼商量一下,还没走到门口,就被一只卷毛白猫抱住了脚。
……
不,老天爷你不能这样对我,这是幻觉对不对?
可惜卷毛白猫金灿灿的眼睛,头上断了一只的妖角都在残忍地告诉晴明,这是茨木。

3
“于是,事情就变成这样了。”晴明坐在八百比丘尼的屋里,一脸生无可恋地说。
旁边,大天狗喵用粉嫩的猫舌头舔着妖狐的耳朵,每当妖狐奋起反抗的时候就精准地咬住他的后颈肉,折腾地妖狐喵奄奄一息放弃治疗。
酒吞喵执着地扒着那个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座大山的酒葫芦,还要时时警惕把不断蹭上来的茨木喵推下软垫。
晴明:ssr大概都有病

唯一靠谱的巫女轻咳一声,问道:“只有他们四只猫化了么?”
晴明点头:“我让姑姑去检查大家的情况了,其他式神应该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门外就传来一阵喧哗,拉门一下子就被拉开了。
气喘吁吁的姑获鸟羽翅间盖着一只拼命挣扎的蓝色长毛猫,斗笠上还乖乖趴着一只粉色的猫。
晴明只觉得眼前一黑。
八百比丘尼:“哦呀,看来这个猫化诅咒还真是了不得,连神明都中招了?”

TBC

一发没完结成,生无可恋.jpg
吸血猫:一部萌点略诡异的日漫,大概就是只长个黑翅膀的猫?